江苏国际在线
把歌剧从珠穆朗玛峰请下来
来源:新华日报   2019-03-28 09:43:00
由他参与的歌剧《拉贝日记》3月在江苏大剧院亮相,4月登陆国家大剧院,7月将赴欧洲巡演。

  田浩江率“iSING!”歌唱家表演。

  无论是倾听他台上浑厚雄壮的歌声,还是在台下听他侃侃而谈,田浩江的声音都有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专业训练令他的音质低沉醇厚,聆听他的歌声,与他面对面交流,都是一种享受。

  从北京锅炉厂到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经历本身就是一部歌剧”的田浩江,凭借自强不息的努力,改写了人生轨迹,成为了世界歌剧舞台上最知名的华裔歌唱家之一。尽管在海外漂泊多年,但田浩江依旧是一颗中国心,他用着国产手机,积极参与中国原创歌剧的制作和演出,大力扶持青年歌唱家,以传播中华文化为己任。这几年,他更与江苏密切合作,由他与夫人创办的“iSING!”国际青年歌唱家艺术节落户苏州,架起了中西方文化沟通交流的桥梁;由他参与的歌剧《拉贝日记》3月在江苏大剧院亮相,4月登陆国家大剧院,7月将赴欧洲巡演。近日,《文艺周刊》对他进行了专访。

  自然“进入”马吉这个角色

  文艺周刊:您在原创歌剧《拉贝日记》巡演版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牧师马吉,您是怎样塑造这个人物并进入他的内心世界的?

  田浩江:我已经唱了35年歌剧,在世界各地的歌剧院饰演了大大小小的角色。当一个演员接到他所扮演的角色时,首先考虑的是把自己完全融入角色中,这样演起来才够真实动人。当然,成功塑造一个角色,还需要你在生活中不断积累表演能力、歌唱能力、艺术修养和文化修养。加入《拉贝日记》剧组后,我查阅了大量的资料和历史文献,我会仔细看他所有的照片,端详他的表情,马吉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为什么要来到中国?他在中国做了什么?他为什么救助中国人?我努力揣摩这个人物思想、行动方面的细微特征,以帮助我在表演中自然而然地“进入”角色。

  此外,我个人的生活经历对演绎好马吉这个人物也有着很大的帮助。我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我的父亲母亲14岁就参加了抗战,很小的时候,我就从他们口中了解了不少抗战的故事。之后很多年,尽管我身在海外,但那个年代对我来说并不陌生,铭记在心的记忆不会磨灭。

  文艺周刊:从《鉴真东渡》开始,您和江苏的合作就很密切,这次参演《拉贝日记》巡演版,您的内心有一些新的感受吗?

  田浩江:《拉贝日记》让我对南京大屠杀的那段历史有了更为深刻的认识。在国外那么多年,我发现西方人对二战中犹太人惨遭屠杀的历史不陌生,但当我说起南京大屠杀的时候,他们的表情大多是错愕、目瞪口呆,知之甚少。一些西方人对中国人在二战中苦难历史的无知和忽视,让我感到震惊。作为一个歌剧演员,我觉得有责任和使命将这段真实的历史演绎出来,并将之告诉全世界,让历史公义得以彰显。

  中国歌剧演员“走出去”依旧不容易

  文艺周刊:作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走出去的中国艺术家,和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签约达19年之久,您无疑是成功的,能谈谈您的海外经历吗?您认为怎样才算是一个成功的歌剧演员?

  田浩江:1983年,我刚到美国时,不会说英文,也没有钱。中国的歌唱演员要想在歌剧这个领域取得成功非常困难,用我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高处不胜寒”,歌剧在金字塔的顶端,能到那儿的人少之又少。那时的西方歌剧界,对我们充满了怀疑、偏见和不信任,能得到他们的认可绝非易事。

  记得有一次,我在意大利佛罗伦萨歌剧院演出《塞尔维亚的理发师》。意大利是歌剧的故乡,佛罗伦萨也是意大利语的发源地。能在那里演出,我格外珍惜这次机会,出发前两个月就开始学习演唱和发音。走进佛罗伦萨歌剧院的排练场,一看全是意大利人,第一天开始他们就给我巨大的压力,挑各种刺儿,傲慢地批评我“动作不对,眼神不对,发音不准,唱的风格不够好”。一回旅馆我就发火了,跟妻子讲,我已经唱了20年歌剧了,我到这儿不是来受气的,明天我们就回纽约。妻子花了两个小时说服我:如果回去你一定会后悔,后悔你才来了一天就败退。你必须要展示给他们看,证明你能唱。之后我每天都加班两三个小时,拉着歌剧院给我挑刺儿最多的艺术指导不停地反复练习,回到旅馆还在床上和桌子上上蹿下跳地练习动作。最后,还没公演,歌剧院院长就来找我说,明年再给你一个角色。

  今天的中国歌唱家要真正“走出去”依旧不容易,赢得了几场国际比赛、出演过一些西方歌剧角色,并不能就此证明你成功了。坦率地讲,衡量成功的标准,是歌唱家能否以这个行业为生,以此养家。如果你有足够多的演出,有足够的演出费让你养家,那才算成功。

  文艺周刊:您在国际上演过很多著名歌剧,但听说您小时候并不喜欢歌剧,是什么样的因缘际会,最终让歌剧成为了您的职业?

  田浩江:我在7岁的时候,得了一种罕见的怪病,是全亚洲第三例患者。医生认为,没有什么好的治疗办法,就是拔光头发,上药,然后再拔光,再上药,如此循环反复,直至病愈。于是我的父母每天下班后就会拿着镊子,帮我一根一根地拔头发,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那真是一场噩梦啊。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缓解我的痛苦,父母会在拔头发的时候播西方古典音乐唱片,没想到,这造成了我对西方音乐严重的心理阴影。因为音乐一响起,我就要开始拔头发了,整个脑袋就开始疼痛,导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对古典音乐都恨之入骨,完全不能听。但没有想到,很多年后,我还是干上了这一行,所以命运有时真的挺奇妙。

  歌剧如何在市场中活下来

  文艺周刊:近些年,中国原创歌剧呈蓬勃发展的态势,政府的助推功不可没。而作为歌剧自身,是否应该思考如何能被更多的观众接受,真正去激活市场?

  田浩江:近些年,中国的很多城市都建造了壮观的歌剧院,高水准的歌剧展示平台对中国歌剧的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每年各地都有新的原创剧目上演,歌剧生产数量增加,但精品并不多,能给人留下印象的更是屈指可数。需要承认的一点是,相比流行文化,歌剧始终是一个小众的艺术,如何将歌剧这一相对小众的文化开拓到大众的市场上去,让小众影响大众,是对歌剧长远发展至关重要的一个问题。作为一个歌剧从业者,应该尝试着把歌剧从空气稀薄的珠穆朗玛峰上请下来,让它来到花蕾绽放的草地上,变成一个“接地气”的艺术。所以我建议,在创作歌剧的时候,既要有宏大叙事的题材,也要有精致动人的小品,我们也可以把“大”歌剧拆解成一个个的“小”歌剧,在“小”上面追求精品,用文化内在的东西,打动观众的心,培养出越来越多的新型观众。

  文艺周刊:您如何看待目前中国歌剧人才供过于求的状况?

  田浩江:我1983年出国,那时候全国大概有二三十个音乐学院吧,而今天至少有400所音乐学院、音乐系和音乐学校,连综合性大学、理工大学一类的高校都有声乐系。我刚到美国的时候,纽约最著名的曼哈顿音乐学院,里面只有两名中国声乐学生,而现在有上百名中国学生在那里深造。我做过粗略计算,每年声乐系的毕业生就有2万左右。这其中有多少人能够顺利就业,从事歌剧演员这个行业?我想应该很有限。我内心很想帮助这些年轻人顺利地站上歌剧舞台,但靠我一己之力无法完成,这一度让我非常苦恼。现在我渐渐想通了,倘若这些人今后不能够成为一名歌唱家,但是他们已经接受了专业的音乐教育,这对他们的人生和他们孩子的人生都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iSING!”帮助外国人深度感知中国文化

  文艺周刊:2014年,您和夫人在苏州创办了iSING!国际青年歌唱家艺术节,能谈谈您做“iSING!”的初衷吗?

  田浩江:相比中国对世界的认识,西方对我们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文化的隔膜横亘在东西方之间,于是,一些误解和歧视甚至对立随之而来。上世纪90年代,我在欧洲一些剧院演出的时候,很多人见到我会问:“北京人看歌剧吗?有剧院吗?北京有交响乐团吗?北京有音乐学院吗?”我发现他们对中国简直一无所知。于是我想趁着自己还有精力的时候,让外国年轻艺术家来中国学习声乐,尽可能地提供奖学金,让他们可以专注地学习,并进行文化交流,让他们深度感知中国文化。

  “iSING!”每年会在世界范围内选拔几十名青年歌唱家到中国,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训练,只要你能考进来,我们提供奖学金和食宿。目前,“iSING!”已经培养了来自30多个国家的160多名青年艺术家。

  “iSING!”能够落户在苏州,我的内心充满感激,因为歌剧被人们认为是一个“阳春白雪”的艺术,但“iSING!”从开始筹备运营至今,得到了江苏省和苏州市的大力支持。每年六七十名年轻的歌唱家、歌唱艺术指导和工作人员来到苏州,吃穿住行加上密集的课程和排练的安排,我们通常要工作十个月左右来做各项准备工作,真的是一项庞大和繁杂的工作,但这也充分体现了江苏的开放、包容与国际化视野。

  文艺周刊:“iSING!”中有一个培训是教外国人唱中国歌,在学员结业时,一人唱一首中文成名曲,请问是出于什么考虑?

  田浩江:作为一位歌剧演员,我在国外参与了上千场演出,我可以用英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等多种语言演绎歌剧,却没有一次被要求用中文演唱歌剧,为什么?所以我推动“iSING!”这个项目时,其中一个环节就是请西方歌唱家用中文演唱歌剧,让中国元素与世界交融。

  在“iSING!”,很多西方音乐家大多是第一次来中国,此前他们完全没有接触过中文,要在一个月里学会一首中国歌,在吐字发音方面确实面临一些困难,但这些都是细枝末节的问题,文化之间的碰撞更重要。通过这个艺术节,几乎所有来自西方的艺术家都说在中国训练的经历“终身难忘”“大开眼界”。他们对中国文化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很多学员说得最多的一句话便是:“iSING! changed my life(iSING!改变了我的生活)”。这一百多名学员散发出去的影响,是很积极的。试想,他们回到自己的家乡,在家人的生日宴上,用一首中文歌为家人庆祝,那个场面该多么令人感动。

  文艺周刊:今年“iSING!”什么时候启动?有哪些具体的工作计划?

  田浩江:今年4月“iSING!”招生即将启动。至今已在苏州举办了五届的“iSING!”,在国际上的知名度也越来越高,已经有数千人报名。今年我希望“iSING!”能够制作两三部以江苏故事为基础的原创歌剧或音乐剧,在创意策划和内容呈现上进行一些全新的尝试,让更多年轻的力量加入进来,打造一部青春时尚的歌剧,用西方的艺术形式将中国元素、江苏元素呈现在舞台上。这样“iSING!”就会有自己的作品留下来。

  去年,我做了两次手术。任何时候我如果想退一步,说我退休了,对我个人而言都是可以的。但作为一名艺术家,都会有一种责任和使命感,对于我来说更有着一种紧迫感,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可以帮助中国文化走出去,也希望更多的外国人了解、喜欢中国文化,进一步提升中华文化在世界的影响力和传播力。

  我未来的目标,希望可以将“iSING!”打造成一个文化基地,给我们一个地方、一个楼,培训的时间从一个月延长至三个月、五个月。在这里,大家可以学习到更多的东西,不单单是声乐和歌剧表演,也可以进行剧目探讨、文化交流、作品创作,让更多年轻人走进歌剧艺术,登上舞台,享受东西方的文化碰撞,还可以在培养观众方面做很多有趣和有意义的事。 本报记者 王 慧

  (图片由田浩江本人提供)

  文艺档案

  田浩江,男低音歌唱家。出生在北京,1976年开始学习声乐,1977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设中央乐团声乐专修班,1983年赴美学习。

  1991年签约纽约大都会歌剧院,成为唯一一位与这家世界顶级歌剧院连续签约19年的华人歌唱家。同时,他还应邀与世界各地30多个重要的歌剧院合作,演出过40多部歌剧。

标签:田浩江

责任编辑:唐凯

多国音乐
5月18日,由上海民族乐团带来的《共同家园》音乐现场在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上演。
茶博会
5月15日,第三届中国国际茶叶博览会在浙江杭州开展,台湾陶艺亮相。
文博会
共吸引来自全球103个国家和地区的2.1万余名海外展商前来参会、参展和采购。
5G远控
5月11日,全国首场5G遥操椎体强化试验手术在南京、苏州两地联动举行。
自动生产
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自动化生产线安装与调试”国际邀请赛在天津中德应用技术大学举行。
琉璃艺术
“杨惠姗张毅琉璃艺术展”近日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南海岸广场宝石苑揭幕。
世园会
“本次北京世园会体现了人类对绿色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田园般诗意栖居的渴望。”
沿线旅游
“一带一路”令更多的中国年轻游客走出国门,向世界展示现代中国的文化和风采。
文物精品
近日,“殊方共享——丝绸之路国家博物馆文物精品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幕。
进出口
4月18日,第七届中国(上海)国际技术进出口交易会在上海世博展览馆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