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国际在线
“天下第一诗渡”,涵养当代人精神世界
来源:新华日报   2020-10-23 09:43:00
瓜洲古渡更享有“千年诗渡”的美名,古往今来,诗人骚客留下无数千古传诵的锦绣诗篇

瓜洲古渡

《泊船瓜洲》

宋·王安石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

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地处长江和大运河“交汇点”,既是商旅要津,也是兵家要冲、人文要地,位于扬州南郊的瓜洲是当之无愧的历史文化古镇,瓜洲古渡更享有“千年诗渡”的美名。古往今来,诗人骚客见之思之,文思奔涌,留下无数千古传诵的锦绣诗篇,其中又以北宋诗人王安石的《泊船瓜洲》最为著名。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清新优美的诗句,记叙了王安石从京口渡江,抵达瓜洲后沿大运河北上的旅途经历,抒写真挚动人的离愁别绪与富于哲理的人生感慨。它与历代发生在古渡边的众多诗文唱和一起,成为人们心中永不湮灭的人文符号。

承南启北,它是古代繁华的“京沪线”

《泊船瓜洲》中所云“京口”是镇江旧称,确切来说是指位于镇江云台山南麓的西津古渡,而作者王安石当时正身处与西津渡隔着滚滚长江的瓜洲渡。据说《泊船瓜洲》作于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年)二月,当时宋神宗决心继续推行新法,下诏恢复王安石的相位,于是王安石离开寓居的钟山(即南京紫金山),坐船顺流而下抵达瓜洲渡,后沿京杭大运河一路北上开封。在瓜洲渡,他写下了对钟山的回望和依恋,表达了希望早日功成身退、辞官归家的迫切心情。

奉诏进京的王安石为何取道瓜洲渡?瓜洲最初为长江中流沙冲积而成的水下暗沙,出现在汉朝以后,因形状如瓜而得名;晋朝时露出水面,成为长江中四面环水的沙洲,逐渐形成渔村和集镇;由于泥沙淤积,到唐代中期瓜洲与北岸陆地相连,成为长江北岸的渡口。直至唐开元年间,齐浣开伊娄河二十五里,连接原有运河从扬子津南至瓜洲,后通往长江。从此瓜洲渡作为南北向运河和东西向长江十字形黄金水道的交汇点,在历史上的“曝光度”日益增加。

“古代陆路不便,转运货物、人员出行大多仰仗水路,可以说,贯通南北的大运河的重要程度与今天的京沪线相当。瓜洲是古运河汇入长江的关口,是登舟北去的人进入大运河的起点,也是南来归乡的人必经的转运枢纽。到了北宋时期,由南至北的官船要经由瓜洲渡转道大运河。”扬州大学特聘教授、文化学者华干林表示,连起南北中国,加强重要城市之间的交流,瓜洲渡的重要意义不言而喻;而南来北往,舟楫汇集,日趋繁荣的商贸,也渐渐让这里成为“每岁漕船数百万,浮江而至,百州贸易迁徙之人,往返络绎,必停于是”的集散之地,迅速发展为江边巨镇。

烟波愁绪,喷薄诗情里的千年胜景

是帆樯如织、烟雨香浓的富贵温柔乡,也是形势险要、屡经烽火的江防要塞,更是见证人间无数悲欢离合的断肠地……古往今来的诗人们不论是春风得意还是彷徨惆怅,一旦在瓜洲驻足流连,往往心绪浓重,诗情喷薄,众多名篇流传至今,涵养了瓜洲渡深厚的人文底蕴。

“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瓜洲渡曾在南宋诗人陆游《书愤》一诗中作为重要的关津要隘“出场”。其实,《泊船瓜洲》早已向我们提及了这一点:船只停泊瓜洲,立在船头远眺,能看到镇江与扬州仅一江之隔,南京与镇江又连着绵延山脉。宁镇扬三地亲密的地缘关系,令瓜洲渡“瞰京口,接建康,际沧海,襟大江”,成为“七省咽喉,全扬保障”。陆游在《书愤》中所描述的,是当时宋朝军队在东南瓜洲渡和西北大散关两处军事要塞击败金兵,古渡旁大军压境、城池欲摧的惊心动魄,于冬夜乘战船追击仇寇的快意和豪情,渴望收复故土而不得的失望忧愤……至今人们仍可从诗句中追寻到这一幕幕历史悲歌。

眼前江水,心中愁绪,在这方古渡交汇相融。《泊船瓜洲》中,即将推行新政的王安石,在踌躇满志的同时深切抒发眺望江南、思念家乡的感伤,写尽瓜洲渡景色之美与内心愁思之浓;唐代诗人张祜夜宿镇江渡口时远眺瓜洲,写下“潮落夜江斜月里,两三星火是瓜洲”的美妙诗句,借宁静凄迷的瓜洲夜景抒发羁旅凄凉和时运不济的忧思;白居易诗《长相思》云,“泗水流,汴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既讴歌真挚的爱情,更有对人生命运的无限感叹……“扬州有一句俗语,叫‘人到瓜洲老,船到瓜洲小’。天南海北的文人墨客来到遥远的瓜洲渡,目睹雄伟的长江天堑,回想艰辛的旅途和未卜的前程,难免有家国之思、身世之叹。他们就着如豆灯火,挥毫写下的动人诗章,既为后世留下永恒的思想财富,也让瓜洲渡拥有别样的千年胜景和文学气质。”华干林说。

胜迹犹存,古渡情怀厚泽当下

清康熙末年,长江江流北移,镇江附近涨出大片江滩、沙洲,瓜洲江岸不断坍塌。到1895年(光绪二十一年),瓜洲全城坍入江中。尽管真正的瓜洲古渡已经不在,但经历时光磨洗、口耳相传至今的诗词、故事与绵长深邃的情感却未被遗忘。在长江经济带和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热潮中,今天的瓜洲如何传承文脉,留住古渡文化记忆?通过深度推进文旅融合发展,现在的瓜洲古镇景区给出了答案。

登上七层六面高31米的银岭塔,远眺金山和焦山,可以尽览扬子江景;漫步古渡遗址、御碑亭、沉箱亭等历史遗存,寻幽探古,体验悠久历史和丰富的人文积淀……近年来,瓜洲古镇被辟为风景名胜旅游区,推进建设核心项目“瓜洲古渡公园”,建成文化展示馆,以古塔为中心打造功能设施,并在南片区古渡口重现“古渡观潮”盛景。“我们将充分依托现有的生态遗存以及文化遗存,力求打造一个集运河文化及古渡文化为一体的运河文化公园。”景区相关负责人介绍说。

走过七年,汇聚优美民谣、激情摇滚、悦耳流行的瓜洲音乐节成为广大乐迷必去的“打卡地”,让瓜洲悄然成为扬州的城市音乐名片。主办方负责人认为,吸引乐迷的不仅是音乐节的氛围,还有举办地所在的润扬森林公园:“这里无疑让人联想起瓜洲古渡当年的商贸繁华与诗情画意,举办音乐节,也以一种新的方式向世界展示瓜洲独特的历史文化记忆。”此外,以唐代诗人张若虚名篇《春江花月夜》为内容的主题展馆——张若虚纪念馆暨春江花月夜艺术馆也已正式开放,通过展示交叠错落的唯美视觉场景,带领游客穿越到诗中的美妙境界。

“在这里,游客已然触摸到曾经熟悉的‘诗渡瓜洲’”,瓜洲镇镇长冯科表示,未来瓜洲将继续在古今交融中找寻传承和发展的路径,核心就是打造古渡文化公园,引入更多业态,并以长江岸线治理带动古运河西岸建设。“在做强文化的前提下聚焦人气,让古渡情怀能够在当下传承延续,生生不息。”

本报记者 吴雨阳

标签:泊船瓜洲

责任编辑:刘慧

淮安
决战决胜时“苏”影小康路——淮安篇。
淮扬老街
你还记得小时候坐在院子里用搪瓷碗吃饭的场景吗?
连云港
决战决胜时“苏”影小康路——连云港篇。
经济学奖
一场别开生面、跨越16个时区的高端“云对话”在南京举行。
实业报国
张謇百年前留下的精神赓续至今,对当代企业家有怎样的启示?
南通
决战决胜时 “苏”影小康路:幸福南通的小康密码,藏在奋斗创造中。
苏州
决战决胜时“苏”影小康路——苏州篇。
大运河
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江苏实践”
淮扬美食
江苏文化名片系列微纪录片——《淮扬美食》。
常州
决战决胜时 “苏”影小康路——常州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