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遗忘的六月六
2015-09-01 15:23:00  来源:江苏国际在线

  早上刚到班,同事老徐说,今天六月初六呢。

  脑袋里面先条件反射般飞快的转了一下:今天是不是有什么该做的事儿没做?还是谁的生日,或是谁家有婚丧嫁娶我这几天昏头转向的给忘了?心情瞬间紧张起来。

  老徐看着我一脸茫然的表情,提醒说:“六月六吃炒面啊,你不知道?”

  我顿时如释重负。

  她却又恍然大悟的坏笑着,“喔,你吃食堂我忘了,估计食堂也不配备这些,我们在家吃了哦。”

  这家伙!我肯定她是故意的!

  说笑间,觉得些许的怅然。

  想起小的时候,围在父母身边,每一个节日都不会错过,因为尽管日子困苦,他们也必早早的准备齐过节的东西,并给我们讲述我们最喜欢听的故事,也就是那些节日的风俗和由来。

  端午节自不必说,妈妈提前几天就带我们欢欢喜喜的去采摘嫩绿的芦苇叶,提前一天带我们包粽子,一般是糯米里面掺点花生或红枣、赤豆之类的素馅儿。我们一般凑个新鲜劲儿,包几个歪七扭八的粽子,觉得难看,就扔下跑走去玩耍了,留父母在那里边聊天边耐心的包着我们次日的“美食”。粽子是第二天早早就要蒸熟的,我们起床就会看到桌子上摆了两个小筐儿,一个里面堆着高高尖儿的粽子,一个里面盛着二十来个煮熟的鸡蛋。吃完早饭,就开始给我们一个个的洗艾水澡、点雄黄耳,并给我们的脖底、手腕、脚腕都系上彩色绒线,年龄稍大些脖子和脚腕是可以省去不系的。

  开始时没过新鲜劲儿,觉得绒线很漂亮,戴着也就罢了。但时间久了,难免会看腻了,觉得碍事儿,必欲去之而后快。问妈妈,妈妈说,那是要到六月六才能摘的,摘了还不能乱扔,要扔到锅屋(厨房)顶上去,让那些喜鹊含了,叼到天上去给牛郎织女在银河上搭桥,搭到七月七,牛郎织女就可以在桥上相会了。我们问:“那这点线能够吗?牛郎织女能知道吗?”妈妈笑着答:“所以你们不能乱扔啊,扔的早了或扔不到屋顶,喜鹊都找不到的,那就不够了。牛郎织女当然是知道的,你们晚上看那银河两边,织女已经在等着她的丈夫孩子了,牛郎因为是凡人,又要挑着两个孩子,走的慢些,正往那儿赶着呢。”

  于是,我们便开始天天掐算着日子,夜夜寻找着牛郎织女星,期盼着六月六的到来。

  六月六的早上,妈妈必炒了一锅香喷喷的面,然后兑了糖和水,那便是我们的早饭。记忆中那东西是闻着很香,刚抹着吃的时候也还美味,吃多了却是难以下咽的东西。妈妈必又开始对我们循循善诱,给我们讲述抗日战争和抗美援朝的那些和吃炒面有关的故事。吃完早饭,我们便赶紧跑到屋前,绕着圈儿找一处稍低矮些难度小点的地方,抡圆了小胳膊使出吃奶的劲儿努力把自己那绒线扔到房顶上去。绒线是轻飘飘的,很难扔高,偶尔扔上去了也常常会被风刮下来。父母只是在旁边笑着,并不帮我们。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扔上去以后,我们便又开始天天追问妈妈喜鹊何时才来叼我们的彩线,天天掐着指头盼着七月七的到来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许现在知道五月五、七月七的人还有很多,知道六月六的人却已很少了吧。现在的很多节日,东方、西方,新的、旧的,商业气息越来越浓,而记忆中的那些节日的感觉,却再没有了。

作者:孙小红   编辑:谢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