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剧小花旦龚莉莉喜摘梅花奖
2017-05-23 09:55:00  来源:新华日报

   

  图为《花旦当家》剧照。

  22日,第28届中国戏曲梅花奖颁奖典礼在广州举行。作为我省唯一一名参评演员,来自镇江的青年扬剧演员龚莉莉凭借在《花旦当家》中的出色发挥成功“摘梅”。龚莉莉此次获得梅花奖,是我省扬剧界继徐秀芳和李政成之后的第三朵“梅花”。

  “竞争太激烈了。”当记者第一时间接通龚莉莉电话时,她的心情还难以平复。本届梅花奖是中国文艺评奖改革后第一次评选,梅花奖名额由原来的30名压缩至15名,龚莉莉出生于1981年,她的老师就是我省扬剧界首位梅花奖得主徐秀芳。

  龚莉莉告诉记者,《花旦当家》自2013年首演以来,几年来不断打磨,一遍遍根据专家意见和观众反馈修改。此次在广州的演出,这部以“花旦村官”为主人公、聚焦新农村建设与文化遗产保护如何兼顾的现代题材扬剧,赢得了专家一致好评。

  《花旦当家》是我省近年来主抓舞台艺术精品创作中的重点剧目。去年,全国基层院团戏曲剧目在北京会演时,该剧被中宣部、文化部选为开幕大戏。省文化厅艺术处处长官天涛告诉记者,近年来,我省高度重视舞台艺术精品的打造,出台了《关于繁荣舞台艺术的意见》,实施艺术创作源头工程、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并成立了全国首个省级政府艺术基金,通过一系列的组合拳引导艺术创作生产,形成出人、出戏、出精品的艺术生态。

  “你们只管搞艺术创作,其他的事情交给我们!”几年来,省市文化部门领导的嘱咐一直萦绕在龚莉莉的耳际。由于种种原因,镇江的传统戏曲剧团已“散伙”多年,只保留了一支戏曲队,这些年基本没排什么新戏。没有人才,是当时面临的最大难题。不要说没有一整套像样的班底,就连能扛大旗的“当家花旦”也没有。没有好角儿,就到外地引进;没有一流的专家,就到北京去请;没有扎实的基础,就从零开始。此后,一直在扬州工作的龚莉莉被作为人才引进到了镇江。“从扬州到镇江,开车也就半个多小时,但毕竟是离开了自己的家,但考虑到有戏演,我咬咬牙,就过来了。”龚莉莉说。

  “我们这个剧本,前后修改了33回!”龚莉莉告诉记者。当初,镇江拿着剧本初稿找专家“会诊”时,专家丢下的话是,“小改,还是大改?要是想在省里演演就算了,小改就行;要是想走得更远,那就得大改。”修改幅度的大小直接关系着资金投入的多少。“改!能走多远,咱们就走多远!”尽管经费困难, 但为了出精品,镇江迎难而上。

  演惯了古装戏,冷不丁来部现代戏,龚莉莉一开始连怎么走步都不会了。让生活程式化,让程式生活化,排练过程中,她宛如一位在针尖上跳舞的艺术家,在艺术方寸间推敲琢磨。终于,主人公林小妹的活泼、灵动、倔强,与爱人分手后的痛苦,不知如何守护传统的苦闷……种种复杂的性格侧面和心绪,被龚莉莉一招一式地演绎出来了。一片老村落,一座古戏台,一方戏窝子……18日,《花旦当家》在广州友谊剧院上演,这部主打“轻、喜、美”的戏曲作品成功征服了观众,100多分钟的演出不时被掌声打断。

  说来也许难以置信,这部《花旦当家》是龚莉莉首次饰演主角的作品。1999年毕业后,她头三年里基本只能跑跑龙套。期间,身边许多同学都熬不住了,纷纷离开了戏曲行当。忆起往事,龚莉莉感慨良多,“戏曲这一行,一定要守得住平淡,耐得住寂寞,只有刻苦磨炼,机会来了才能把握住。”

  从毕业到今天,龚莉莉始终坚持每天练一趟功,跑圆场,练腰腿,提嗓子,一整趟下来得两三个小时。“练功是枯燥的,但在谢幕时听到观众热烈的掌声,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值了。我想,梅花香自苦寒来,说的就是这个道理吧。” 本报实习生 冯圆芳

  本报记者 董 晨

作者:董 晨   编辑:毛震佳(实习)

网群热荐

精彩视频

图片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