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国际在线 > 主题活动 > 宅家阅江苏 > 阅江苏
宅家阅江苏|佛经圣殿藏金陵
来源: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   2020-08-20 09:43:00
十朝都会“江南佳丽地” ,南京城里,沧桑胜迹信手拈来,风流人物数之不尽,人道“每一寸土地都有故事” ,诚非虚言。对社会现实深感失望的杨仁山,从大乘佛教中看到了进取精神和救世精神,然而当时佛教同样面临着经典缺失、佛学不彰的危机,所以他率先在南京创办金陵刻经处,以刻印、流通经典为基础,进而兼及佛教义理研究和人才培养,以这样的方法实现自己弘法利生的理想。杨仁山创设金陵刻经处,刊印流通佛经,兴办祇洹精舍和佛学研究会,实施佛学教育,不但培养了一代僧侣和居士中的领袖人物,直接推动了中国近代的佛教变革,而且对晚清民国的思想界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十朝都会“江南佳丽地”,南京城里,沧桑胜迹信手拈来,风流人物数之不尽,人道“每一寸土地都有故事”, 诚非虚言。

步入这样一座庭院,绿树掩映,曲径通幽。深柳堂、经版楼、居士塔,庄严肃穆。刻经、印经、装订、流通,井然有序。庭院中屹立着的四尊雕像—杨仁山、欧阳渐、吕澂、赵朴初,是金陵刻经处的创建、继承与守护者,也是我们得以重新进入这一段历史的引领者。

是的,今天便将为大家解说杨仁山居士与金陵刻经处的故事。

本期宅家阅江苏为您推荐的是由薛冰著的《金陵刻经处》。金陵刻经处是中国近现代佛教史上历史最悠久、影响最广泛的佛教文化机构,珍藏多种佛教典籍,促进了中国近代佛学的复兴。金陵刻经处完整地保存了雕版水印和线装函套等传统工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雕版印刷技艺”的保护单位,延续了中华传统文化。既体现着深厚中华传统文化的根底,也洋溢着西方近代科学文化的精神,推动了中外学术文化交流。《金陵刻经处》是“符号江苏”系列丛书中的一本,以深入浅出的文字介绍了该处的历史和文化。

本书目录

金陵刻经处的创建

金陵刻经处的创办人杨文会,字仁山,人称深柳大师, 生于清道光十七年(1837),卒于宣统三年(1911),安徽石埭(今属黄山市黄山区)人。

杨仁山生活的时代,中华民族正面临“数千年未有之大变局”,无数志士仁人,披荆斩棘,抛头洒血,探索救亡图存、富民强国之路。对社会现实深感失望的杨仁山, 从大乘佛教中看到了进取精神和救世精神,然而当时佛教同样面临着经典缺失、佛学不彰的危机,所以他率先在南京创办金陵刻经处,以刻印、流通经典为基础,进而兼及佛教义理研究和人才培养,以这样的方法实现自己弘法利生的理想。

青年杨仁山

生长于官宦世家的杨仁山,熟谙经史,而无意科举, 自述“幼时喜读奇书,凡道家、兵家以及诸子莫不购置”。同治二年(1863)七月,其父亲杨摛藻去世,次年杨仁山回乡葬父,返省城安庆后感染时疫,卧病日久,养息中得读《大乘起信论》,深受启迪,连读五遍,有豁然开朗之感。可以说,正是这一卷《大乘起信论》改变了杨仁山的人生道路。从此他到处访求佛经,一心学佛。同治四年(1865)杨仁山受曾国藩委任,“董江宁工程之役”,负责南京重建工作中的廨宇工程。因为他业务娴熟,所经办的工程坚固省费,非他人所能及,曾国藩、李鸿章皆以国士视之。杨仁山遂举家迁居南京,生活得以安定。

其时江南因久经劫火,文物典籍损毁殆尽,以致一经难求,连《无量寿经》《观无量寿佛经》都不可得,佛教徒中认真研读佛经的也不多。杨仁山和朋友们认为,当此末法世界,弘扬正法,首先要刻印、流通佛经,以传布法音,普济众生,于是发愿刻印佛经。

杨仁山手批佛经(南条文雄赠)

此后几经筹划,同治七年(1868)中秋,杨仁山与杨长年、余治、隆凯臣、赵彦修、龚定瀛、魏耆、徐璧如等十五位居士发起人公议,最后由杨仁山手订《募刻全藏章程》与《金陵刻经处章程》,在金陵鸡鸣山北极阁发布。金陵刻经处是近代中国第一家由私人创办的融雕版、印刷、流通及佛学研究于一体的佛经出版机构。如果说《大乘起信论》是杨仁山人生际遇的转折点,那么,杨仁山创立的金陵刻经处,则成为近代中国佛教命运的转折点。中国近现代佛教文化教育事业全面复兴的恢宏篇章,由此正式启动。

深柳堂

时代思想与佛教复兴

杨仁山创设金陵刻经处,刊印流通佛经,兴办祇洹精舍和佛学研究会,实施佛学教育,不但培养了一代僧侣和居士中的领袖人物,直接推动了中国近代的佛教变革,而且对晚清民国的思想界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那一时期围绕佛教展开的论辩,同样不可避免地涉及新兴思潮。因此,对金陵刻经处的深入研究,在某种意义上说,也可以作为探索中国近代佛教史以至晚清民国思想史的一把钥匙。

谭嗣同 梁启超

“戊戌六君子”之一谭嗣同与金陵刻经处的关系,历来最为研究者所重视。光绪二十二年(1896)六月,谭嗣同以江苏候补知府的身份来到南京。在宁期间,他对官场黑暗极为不满,心中苦闷,于是从杨仁山研究佛学,开始大量阅读佛学书籍, “因得遍窥三藏,所得日益精深”(梁启超《谭嗣同传》), 两人建立了深厚友谊。谭嗣同将杨仁山居士尊为自己的学佛导师,他的《仁学》就是在南京期间写成的。

《仁学》

正因为维新党人与革命党人都曾从佛学中汲取营养, 研讨佛学也就成为清末民初文化界的一种风尚。大家都知道鲁迅先生曾经施洋六十元,委托金陵刻经处代为刻印《百喻经》百部为母亲祝寿。现在金陵刻经处仍保存着那一部《百喻经》的雕版,并且在1981 年鲁迅先生诞辰一百周年之际,重新刷印《百喻经》以为纪念。鲁迅先生在民国初年也曾一度认真研读佛经,从他的著作中可以看到佛教文化的影响,但他并不以此为信仰。民国年间捐资给金陵刻经处刻印佛经的,远不止于佛教界,政界、军界名流乃至思想、文化界的大师巨匠,都与金陵刻经处有交集。不少人捐印佛经并无特别纪念意义,就是属于慈善捐助。

鲁迅捐刻《百喻经》

沧桑沉浮初心不改

宣统三年(1911)八月十七(10月8日),杨仁山居士去世,仅隔一日,辛亥革命爆发。金陵刻经处的命运,与中国的命运一样,从此进入一个新的历程。杨仁山去世的当天晚上,佛学研究会同仁在南京碑亭巷蒯寿枢住宅开会,商议维护金陵刻经处办法,公推梅光羲、吴缪、欧阳石芝、狄楚青、叶子贞、梅光远、李翊灼、王雷夏、李世由、蒯寿枢、濮伯欣等十一人为董事。金陵刻经处由此进入董事会护持管理时期。董事会秉承杨仁山遗意,由其弟子欧阳渐、陈镜清、陈义三人分负编校、流通、交际之任,共同负责刻经处事业,继续刊刻《大藏辑要》及其他佛经论疏。

金陵刻经处董事会名单

这些人是民国年间金陵刻经处的重要骨干力量。当时编校、流通、交际三个主任并无薪资,等于尽义务。其他如会计、印刷管理和流通等职员薪资低微,因流通经典、佛像均按成本收费没有余利,需靠外界资助。刻、印工人的工价,因算在成本中,所以部分可从流通经典价款中解决。陈镜清在世任职时,有杨仁山弟子陈汝湜热心护持, 每月分送陈镜清津贴三十元、会计李石庵和刻印管理李可园各五元。梅光羲接任后,不但自己不取分文,委托代表薪资由其解决,还垫资一万多元作为流通周转金。蒯寿枢接任期间,适逢南京沦陷,金陵刻经处处境更为艰难,而经费所需都是蒯寿枢一力承担。正是他们,在董事会的领导下,薪火相传,使得金陵刻经处在战争动乱、风雨飘摇的时局之中,得以艰难维持。

欧阳渐

吕澂

为在烽火连天的岁月挽回世道人心,欧阳渐、沈曾植、章炳麟等共同发起成立支那内学院。欧阳渐去世后,1943年6月,吕澂继任院长。吕澂继师遗志,继续办理蜀院,开始聚众讲学。他的授课方式与众不同,他将佛学分成五科(后人称其为“五科佛学”),以毗昙、般若、瑜伽、涅槃、戒律组成内学院院学。这个教学体系涵盖整个印度佛学,可谓近代佛学教学史上的创举。

吕澂著《西藏佛学原论》(右)

一个半世纪以来,金陵刻经处在杨仁山、欧阳渐、吕澂三代佛学大师的主持下,在后继者薪火相传下,绵延发展,成为海内外著名的佛教文化机构。金陵刻经处——支那内学院一脉相承的佛学法统,已经成为当代世界范围内佛教界、思想学术界所关注的热点,随着进一步的弘扬扩展,应将在佛教界、思想界、文化界、学术界产生更大的影响。

如今,金陵刻经处是中国仅存的一家刻经机构,2019年11月,列入“金陵刻经印刷技艺 ”项目保护单位。金陵刻经处是收藏木刻佛教经像版的文物中心,也是世界范围内唯一的汉文木刻版佛经的出版中心。这里现存有十二万五千余块经版和十八种佛像版,杨文会居士从日本寻回的隋唐佛教佚书, 以及《影印碛砂藏》《嘉兴藏》《频伽藏》《缩印藏》《藏文藏》《大正藏》与《续藏》等多种版本的大藏经,实乃佛教文物的一大宝库。这些古籍文物,既是学术界研究佛教的重要资料,也是佛教立教、传教必不可少的珍贵法宝。

——本篇图文摘自《金陵刻经处》

“符号江苏”系列

“符号江苏·口袋本”系列意在精选最具代表性、最具符号意义的江苏特色文化资源,通过图文并茂、深入浅出的中英文图书,剖析历史与现实内涵,凸显江苏的人文底蕴,扩大江苏的文化影响力,形成江苏文化品牌。

标签:佛学;佛经;佛教

责任编辑:刘慧

十大面条
网友:凭啥只选这十个? 自荐身边好吃的面条
512.55亿
8天,512.55亿元!是刚刚过去的“加长版黄金周”江苏文旅消费市场收获的成绩单
青果巷
龙城何处好风光,小巷通幽果溢香。
二泉映月
苏东坡浪漫清新的诗句,寄托了人们对江南名城无锡太多的美丽想象和脉脉温情。
婚姻登记
“结发同枕席,生生共为友。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熙南里
熙南里,有你关于“度假”的一切憧憬。
文化盛宴
弘扬“两汉”文化 促进非遗传承
落户南京
线上直播逛、线下沉浸逛、双线无缝衔接24小时随心逛。
头脑风暴
在美丽的京杭之心,一年一度的世界运河城市论坛正式拉开帷幕。
苏北突破
“轨道上的江苏”蓝图渐成“实景”